主页 > 国内文化 >用光影描述大稻埕百年老屋的空间记忆 >
用光影描述大稻埕百年老屋的空间记忆

图:侯俊伟

「光与时间一样都是不断在前进,所以我很喜欢用光来谈历史。」剧场出身,如今跨界住宅、商业空间与城市灯光设计的设计师江佶洋,在瓦豆光田工作室中,以光影缅怀阿公,并记录大稻埕的街屋历史。

从一楼略为陡峭的木製阶梯拾阶而上,一座老药柜静静地沉置于空间中,江佶洋感怀地说:「我希望大家一上来,就能先看见阿公」。数十年的老柜不仅仍保留着当时阿公执业牙医时使用的器具,更珍藏着满满的祖孙记忆。孩提时代的江佶洋,在这儿曾玩着阿公给的水银、牙痛时让阿公抹药、乳牙将落时,小小身躯站在药柜前,阿公爽落地一把将乳牙拔下。一旁用过往诊所漱口盆重新改装设计的灯具,正光辉映照着那段过往片段。

用光影描述大稻埕百年老屋的空间记忆
阿公留下的老药柜,一旁是由漱口盆改造的灯具。

发挥剧场光影设计做叙事空间的铺陈

瓦豆製作的工作区如今正面对着那张与阿公一起喝茶抽菸的大理石茶几及沙发,面街一侧处开出大量採光,「我们在设计时把採光面留给接待区及工作区,白天一定要享受到阳光啊!并把阁楼楼梯转折处阿公的位置留下,机能性与光源配置其实是同步进行。」空间色温调降到2700k,略低于一般空间3000至4000k的色温,创造老空间的微幽感,不让人一眼看穿,让自然光多一些空间,要进来慢慢看才会发现很多小趣味,这样才有趣,身处其中也就不会那幺有压力。

用光影描述大稻埕百年老屋的空间记忆
通往阁楼的楼梯转折处,放着阿公过往使用的书桌,留给阿公一处视野最佳的位置。

工作室内除了厨房长桌上的一盏吊灯,没有其它崁灯及顶上光源,江佶洋笑着说:「其实光田计划也是一个光环境的实验。因为玩光的人就在玩影子,我们在这里玩的是光影的明暗对比,拉开空间层次,勾勒出线条,营造出氛围,而且阿公留下了许多老物件,所以叙事性够强,我其实就只是发挥我们在剧场运用光影来做叙事空间的铺陈。」

如果运用一般在集合住宅或是办公空间出现的崁灯或是白帜灯光,由上方投下的灯光洗遍整座墙(Wash Light),空间全亮,整个空间反而没有层次;此外一般崁灯虽让空间全亮,但照度往往不足,且由上而下的光源往往造成多重阴影,不利阅读,浪费电、浪费装修成本,「崁灯及间接照明对我们而言都是无效照明,所以我把顶光拿掉,并运用立灯、桌灯、壁灯、脚光创造多重空间层次,也是我们想透过这个空间实验想向大众传递的理念,我们不需要那幺多顶光。」

用光影描述大稻埕百年老屋的空间记忆
厨房这一区是功能性、氛围及创造视觉焦点的展现。

每一盏灯的角度都是经过精密计算的。位于后方厨房区的长桌平常是大家开会之处,用屋内废弃横梁重新设计的灯具,佶洋笑着说:「这盏灯我们算得最痛苦!」一开始就决定不採用T5、T8这样的散光源,而选用能精準计算灯光角度及照射面积的点光源,算出所需点光源数及吊灯高度,才能让照度足够覆盖到整张桌面,站在会议桌旁看图,阴影淡薄,而能清楚阅读。

谈及台北街道上的灯光设计,江佶洋直言不讳:「台北市的夜间实在太亮,都没有思考希望台北市的夜晚会呈现什幺样貌,其实夜晚就该有夜晚的样子,我觉得这是未来在做灯光设计者都应该思考的方向。」

献给心爱阿公的灯光及多层次空间

採访尾声,正要补拍一张江佶洋坐在大理石茶几处的照片时,已近4点冬阳即将消逝,我们还在揣揣不安拍摄效果时,没想到原已远离的阳光,又再度盈盈注入整个空间,在墙上画下美丽光影。

用光影描述大稻埕百年老屋的空间记忆
阿全的世外小桃源——阳台
用光影描述大稻埕百年老屋的空间记忆

当时坐在沙发上的他若有所思地说:「其实要把这栋房子弄好是为了感谢阿公,让大家记得阿公,而且也觉得终于没给他漏气。」小时候长辈都很担心这个不太会读书的最小外孙,只有阿公说:「没关係,不会读书但是他外交好(很会交朋友)」,从剧场、私人住宅到公共空间灯光设计,由江佶洋及两个好伙伴创立的瓦豆团队在牙医诊所旧址中,阿公的憨爱孙正一步步用灯光用设计,持续照亮这段过往的家族历史及未来的设计旅途。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