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验学者 >老太施捨乞讨者一碗粥,儿媳将她赶出家门,岂料次日贵人登门认人 >
老太施捨乞讨者一碗粥,儿媳将她赶出家门,岂料次日贵人登门认人

老太施捨乞讨者一碗粥,儿媳将她赶出家门,岂料次日贵人登门认人

在长安城附近有一村子叫上古村,村里住着约百十户人家。在村里有一户姓霍的人家,霍家有俩儿子,大儿叫霍福,小儿叫霍祥。两人都已成家,但因家里经济一般,婚后两兄弟也没分家,依然跟母亲住在一起。霍家共四间房,大儿霍福一家三口佔了两间,小儿一家也不吃亏,佔了两间。他们母亲王老太只得搬到柴房住。

老太虽住在柴房中,俩儿子仍千方百计想赶出家门,两儿媳妇嘴里也不饶人,经常当老太太面,说:早死早托生,不死别惹麻烦。

因俩儿结婚时,家里并没有拿出像样的彩礼,这让两儿子觉得很丢人,而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王老太。俩儿对待母亲态度可以想象。

俩儿媳看自己丈夫对亲娘都这个态度,那自己更没理由好吃好喝招待着了。所以老太的日子过得很是心酸。虽然村里有很多人再说閑话,可俩儿根本不在乎。每当有村民劝他们对母亲好点,他们总说:她这是活该,咎由自取。你们别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而平日老太吃饭,大儿子和二儿子两家每日轮着给。两家好酒好菜吃着,而给老太的也就是些剩菜剩饭,冷麵凉粥。至于老太吃饱吃不饱,他们就不关心了。

这样过了几年,老太被饿的皮包骨头,而柴房本就简陋,夏热冬冷,老太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得了病,两家也不给看郎中。

话说一日,村里有人结婚,霍福一家和霍祥一家都去参加。在傍晚时分,天渐渐暗下来。老太在门口坐着正编织一花篮。

这时在门口来了一微胖之人,蓬头垢面。嘴角发乾,走到王老太面前,用手扶着墙,虚弱问道:大娘,你好,我半路遇上山匪,能给我点吃的吗?求求您,行行好。

王老太看了那胖子一会,心里挣扎了好一会,放下手里的花篮,说道:你在门口等等。我去看看家里还有什幺吃的没有。

谢谢您,你好人有好报。那胖子原本无神的眼中充满了希望。他已三天没吃过一口饭,又身无分文,他路过这村子,一下惊喜起来。没想到接下来却是被泼了一盆盆凉水。他到村民家挨家挨户求口吃的,可都被无情的拒绝了。王老太这是第几家他也记不清了,本打着试试的想法,没想到还真遇到好心人了。

过了会,王老太神色複杂的端来一碗肉粥,给了那胖子。王老太紧张望着周围,催促道:快点喝。那胖子喝完,说道:谢谢大娘了。后深深看了王老太一眼,转身离去。

而到了晚上,王老太家人回到家中。

老公,快来。霍福媳妇尖叫道。

怎幺了?霍福问道。

我熬到肉粥哪去了,本想回来喝的。却没了。霍福媳妇说道。

嫂子,我猜一定是那老不死的喝了。不信你去问问。霍祥媳妇幸灾乐祸的问道。

老太施捨乞讨者一碗粥,儿媳将她赶出家门,岂料次日贵人登门认人

霍福夫妇听后,朝柴房走去,只听里面传出:起来,别睡了,厨房里那碗肉粥是不是你喝的?

你们去参加婚宴,我一天没吃饭,饿的厉害,便吃了。王老太说道。

那是给你做的吗?老不死的。霍福说完,把王老太踹到地上。王老太爬起来,本想上床的。霍福媳妇拖着她来到院子里。

你知道现在肉有多贵,竟然不声不响喝了。你给吐出来。霍福媳妇呵斥道。

娘,不就是一碗粥吗,你用的着这样吗?霍福儿子霍力实在看不下去了。

喝了我的肉粥,那柴房就归我们了。以后你不用住家里了。霍福说道。

大哥,你怎幺这样,你让咱娘住哪?霍祥一听不乐意了。

我管她。霍福说道。而后霍福媳妇收拾了王老太铺盖扔到家门外,把自己东西搬进去。而王老太则被儿子霍福推搡出去。

王老太看着自己两个儿子在那为了一柴房争论不休,流出泪水,铺盖也没收拾,转身走了。

却说到了次日清晨,村里来了一队车马,看起来很是豪华不俗。那马车驶向村里,停在霍家。

村民哪见过这幺豪的车,都围了上来。对着马车指手画甲,一番评论。而这时从车里下来一大幅便便之人,富商打扮。

这人来找谁,看着好像很有钱得样子。

是啊,估计是城里人。

马车停在霍家,霍家有福了。

……

村民私下议论不休。而霍福和霍祥两家子也听到门口动静,看到门口停了辆马车,一很有钱之人朝他们家走来。

这位大老爷,不知你来我家有什幺事?霍福媳妇过去装作很有礼貌模样。

大老爷,先进来喝杯茶,歇歇脚。霍祥媳妇自不甘落后。

而霍福和霍祥看到村民一脸羡慕表情,感觉脸上添色不少。

你们是?那富商问道。

我们是这家的主人,您来找我们有何事?霍福上前问道。

是这样的,昨晚我路过此地,饥饿难耐,求了好几家,没人愿意施捨一口饭。多亏这里的一位大娘,给我端来了一碗肉粥,虽然我吃过不少山珍海味,不过昨晚的肉粥是我吃过东西里面最美味的食物。做人要知恩图报,所以我带来点东西来答谢这位好心大娘。你们把东西抬下来。那富商说道。

只见富商带来的几个帮手抬下两只箱子,一个箱子装的是些绫罗绸缎,而另一箱子打开,众人都张大嘴,眼中羡慕不已,里面放着满满一箱子银子。

而霍福和霍祥两人看到,眼中冒出星光。

大老爷,谢谢啦!霍福四人说道纷纷跑过去抢夺银子。完全把自己当成施捨给那富商肉粥之人。

那位大娘呢,我想当面感谢她。大老爷说道。霍福夫妇和霍祥夫妇两人听到他问起自己母亲,想起昨晚撵走老太之事。霍福夫妇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而霍祥媳妇说道:大老爷,我跟你说啊,他们来昨晚回来看锅里少了碗肉粥,大为恼怒,后婆婆说是自己吃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把婆婆撵出去了。我们夫妇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老太施捨乞讨者一碗粥,儿媳将她赶出家门,岂料次日贵人登门认人

哦?还有这事?那位富商脸色一下冷下来问道。

你别说我们,平日你还不是看不惯婆婆,对她非打即骂。霍福媳妇听完反驳道。

你们两位还真是好儿子!那富商怒道。

他们半斤八两,王大娘一大把年纪,还让她住柴房。平日她吃的也是他们的剩菜剩饭,王大娘辛辛苦苦养大他们,没想到他们就这样报恩。村里有位老者说道。

你们这幺做,就不怕遭雷劈吗?那位富商责问道。

霍福夫妇、霍祥夫妇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你们快出找找大娘在哪,谁找到我赏他十两银子。富商对众人说道。村民一听给十两银子,急忙转身去寻找王大娘。

过了会,有个年轻小伙子背回王大娘,双眼流泪。富商看到过去问道:大娘,这是怎幺了?

王大娘…她…我找到她时,她正在挖草根吃。那年轻小伙心酸说道。

什幺,快给大娘点吃的。那富商说道。

王大娘俩儿媳忙说道:我这就去做的。

不用了,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在饭里下毒。富商说道。

我家还有点地瓜粥,我这就去盛来。一少妇说道,转身去盛粥的了。不一会,王大娘醒来,看到面前围着很多人。

大娘,你终于醒了。富商红着眼说道。

大娘,您跟我上城里,别在这呆着了。我把您当亲娘养着。那富商说道。

那怎幺行?王大娘听后也是一惊。

大娘,您有所不知。我母亲在我六岁那年,有一次,去我姥姥家,过山路时,不料遇见泥石流,在危急关头,是母亲把我挡在身下,母亲被撞身亡,而我只是受了点轻伤。大娘你那碗肉粥彷彿让我遇见了母亲一般。富商说完流下泪水。

而霍福、霍祥听了富商的话,也想起小时候母亲对他们的呵护关怀,想起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头越来越低。

所以大娘,你来也算是成全我的一心愿。您在这里受他们气也够了,就跟我回去吧!富商说道。

王老太低头想了会。而村民也劝她,与其在这受冷落,不如跟他去。过了会,王老太说道:行,我跟你回去。富商一听,喜上眉梢。忙扶着王老太到马车上。

把这些东西抬回去。富商说道。

不行,这些东西你们得留下。你接走她,我们没意见。霍福媳妇说道。

娘,您不能这幺走,总给我们留下点吧!霍祥媳妇说道。

自你们嫁过来,婆婆该做的事我都做到了。没让你们受半点委屈,所以我不亏欠你们什幺!再说,这些东西都是这位老爷,我无权做主。王老太说完刚要上车。

你们在这丢脸了,娘,你不亏欠我们。是我们亏欠你,没尽到一个儿子的职责。霍福眼红着说。

娘,对不起。霍祥说道。

哎,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还比不上一顿饭换来的恩情,这真是讽刺!人啊,千万不能忘恩负义。村里一位老汉说道。

最后那富商给了那年轻人和少妇各五十两银子,而霍福、霍祥各给了十两银子。霍福、霍祥看着手里的银子苦笑一番,把十两银子还回去,又拿出五十两银子交给富商,说道:我们没孝敬过娘半分,这十两银子我们拿不得。这五十两还请交给娘,让她买点吃的,买点穿的。我们知道你不缺钱,但这算是我们一点孝心。我们不留她了,相信她在那比在这生活的好。

富商看着他们点了点头,后上马车扬鞭离去。霍福、霍祥看着离去的马车,心中苦涩不已,流下泪水。有些东西有时不懂珍惜,等眼睁睁看他离去时,心里却愈加不舍。或许这就是惩罚吧!

而霍福、霍祥最后见自己母亲是她去世后,埋回村里。那时两人跪在坟前,哭了个肝肠寸断。为自己不孝而哭,为母亲不原谅他们而哭,为心中那份难以泯灭的愧疚而哭。

来源:今日头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