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视点 >从《我就要你好好的》看人类安乐死 >
从《我就要你好好的》看人类安乐死

今年上映的《MeBeforeYou》(台译:我就要你好好的)这部催人泪下的电影,不单单是纯情的浪漫故事而已,更深层触及了值得讨论的人类安乐死(注:因病人罹患无法治癒的疾病,经由注射药物或停止医疗等方式,以结束病人的生命)。

从《我就要你好好的》看人类安乐死

剧中四肢瘫痪的威尔(山姆‧克莱弗林饰),本已决心要在六个月后接受安乐死;遇见露伊莎(艾米莉亚‧克拉克饰)之后,儘管彼此真心相爱,最后他还是忠于初衷,决意选择安乐死。在旁人看来,一方认为这根本等同于自杀行为,而另一方则认为应尊重病患的决定。

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那幺有死亡的权利吗?身患残疾的威尔之所以会选择结束自身生命,是因为他清楚知道自己想要过的是什幺样的生活;纵使他的心脏继续跳动着,身体却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动自如,甚至得让自己心爱的人辛苦照顾。站在他的角度去看生活,生活包含了许多面向:兴趣、梦想、自尊心、自由、事业……,他几乎是失去了一切。此时,他不希望过着没有生活品质、没有尊严的生活,成为家人和爱人的负担,也不希望他们因为他而必须牺牲或错过美好的人事物。

试想,如果剧中的威尔没有选择安乐死,而是决定继续活下去,那幺接下来的日子会是怎幺样的呢?随着时间流逝,也许爱苗会继续滋长,他们仍然能继续筹划积极正向的每日行程。但毕竟人类的体力有限,威尔和露伊莎都会渐渐老去。露伊莎可能会为了照顾威尔而必须放弃一些想追求的目标,或是与那些在乎她的人之间关係渐行渐远。直到晚年,难道不会有任何一丝丝的遗憾与惆怅吗?

身为四肢瘫痪患者的威尔,很难得会为了周遭的人着想,当然他每天不得不忍受生理上的煎熬也是真的。虽然他的决定,让母亲和情人都伤心欲绝,但这也是一种为了周遭人好的贴心考量。客观地看,有时候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必须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寻求出妥协的方案。

看完这部片,有些人或许会不认同这悲剧的结局,更无法理解威尔为何不能为了眼前的爱人而活下去。然而,很多事情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没有经历过的旁人只能假设和推断。换个角度想,生命就是由我们过着的每一天组成,生命是如此短暂,既然要活着,每个人就都有健康活着的权利。

有「接生大王」封号的妇癌治疗权威杨育正,罹癌后曾表示希望能推动安乐死。他说:「有条件的安乐死是很值得讨论、深思的问题,如果说这个问题连讨论都不能讨论,那也是另一种霸权。」他从癌症医生变为癌症病人,亲身感受到了病痛,体悟到若希望病人能安详地走向生命的尽头,便不该让他们持续痛苦挣扎地忍受到自然死亡的那一刻。

目前在台湾,根据《安宁缓和医疗条例》修正案:「若病患经确诊为末期病人,且由最近亲属签署《终止心肺复甦术同意书》,医师就可以移除呼吸器,属『消极安乐死』合法化。」然而,台湾现在还没有通过由医院或诊所主动注射,让病患能实现自愿安乐死的愿望。

死亡是每个人的必达终点站,但是当一个人罹患了连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疾病,例如植物人或癌症末期病人,基于人道的考量,他是否能为自己主张终止生命的权利呢?目前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包括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哥伦比亚和美国的奥勒冈州、华盛顿州和蒙大拿州、弗蒙特州等地。安乐死的议题也持续在全球延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